钟南山谈医改:抛开医生搞医改 莫让医改变改医

来源:http://www.schtubu.com 作者: 2017-07-09 01:40

  各位代表,今天(5日)上午听了总理的报告,我非常激动,对我们医改里存在的困惑问题给出了非常具有方向性的启示。昨日下午,广东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全国人大代表、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一上来,就把话题紧扣在医改上。   近几年,我们在城镇医保、医改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社会公众对医改的主要评价是:看病贵、看病难是否得到了缓解;医患紧张关系是否得到改善;广大医务人员工作的积极性是否调动起来,要是以这三条标准来衡量的话,这五年的医改没有明显的突破,有些地方甚至更差了。钟南山说。   症结在什么地方?三个问题主要反映在大医院   我们知道,这三个问题主要都反映在大医院。钟南山举例说,根据中国医院协会发布的资料证明,三级以上的医院都发生过暴力伤医事件。大医院的医生有没有起到医改主力军的作用?这个问题可能更加严重。   症结一:医生收入问题   医生收入相对的合理性和收入来源的不合理性是矛盾的一个很大的症结。   医改里面是应该靠医生的。钟南山说,美国的医改首先是征求医生的意见,医生的意见决定了医改的方向。而现在的医改,很多医务人员看不到他们可以改变现状的前景。反而,有些医改的方案使医生的收入进一步减少,在社会上进一步受到歧视。这样的话,他们的积极性从哪来?   任何改变都会涉及到改革主体利益,钟南山首先分析了一下当前医生的收入。一些政府部门和公众认为医生是通过很多不合理的途径获得大量的灰色收入,所以行为是恶劣的。钟南山为此特别在开会前,选择了广州市所有的三甲医院来看,医生的平均收入2012年账面上是41077元/年,但是医生的实际收入(包括各种补贴)合计是176320元/年;2013年账面的收入工资是46012元/年,实际收入提高到19万多元。这个收入比起广东的公务员、普通事业单位的职工工资高,这跟发达国家相比处于偏低水平。尽管如此,考虑到目前中国的国情,大医院的收入是合理的,医生除了账面上的工资收入,政府只是给一些政策,这是典型的国有民营制的运行模式。钟南山指出,医生收入相对的合理性和收入来源的不合理性是矛盾的一个很大的症结。   症结二:医生的劳动价值   中国的医生是靠卖药、用设备、开检查来生存的,公信力当然受质疑。   在目前的就医费用里,医生的劳动价值是很低的。钟南山表示。实际上,医生的诊疗服务、对患者的个体服务是反映医生智慧和水平的重要方面,但是在我国没有体现。全世界的医生是靠技术吃饭的,而中国的医生是靠卖药、用设备、开检查来生存的,公信力当然是受到质疑的,与其说是医生的道德缺陷,还不如说是医院的功利性体制严重歪曲造成的。   症结三:医患关系   紧张的主要原因80%是缺少沟通。   医患关系紧张的主要原因80%是缺少沟通。钟南山解释,由于医院的运转,必须要设立多项指标,比如不达到看病的数字要扣奖金。换句话说,医生看病人数越多越好。我们试想一下,一个医生在半天内要看五六十个病人,哪有什么沟通的时间和空间。   现在大多数情况是排队三小时、看病三分钟,没有工夫去沟通,沟通越来越少,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目前,很多大医院热衷于扩大床位、设立分院,理由是充分利用资源、帮助居民就地解决诊治问题。实际上,最主要的就是增加医院的收入,一方面医生疲于奔命,一方面这种做法未必对社区医疗单位起到扶持作用。医生的收入又不能从政府的层面来解决,所以医生没有看到医改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没有积极性,消极等待,没有主动参与,反而在很多公众眼里成为被改造的对象。所以,我今天(5日)发言的题目是抛开医生搞医改,莫让医改变改医。钟南山点题。   如何解决?医改应从尊重生命入手   解决办法最重要的是改变理念。钟南山说,他特别欣赏李克强总理说的对存在的问题,政府要从自身找原因,他觉得,医改的问题就应该从自身找原因。从政府到全社会都要树立尊重生命的理念。政府不能用抓经济的思维去指导医改,医改应该从尊重生命入手;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得到回归才能调动作为主力军的作用,广大的医务人员有很高的医改积极性,只要他们看到医改带来的好处,看到医改带来对他们的尊重,他们是积极的;最后,要加强对医务人员的人文教育,并且要对医务人员也要有淘汰制。如何能做到公立医院的公益性?他表示,我国人口众多,公立医院的公益性不可能马上兑现,应该在医保上抓潜力。从医保的实践看,2011年城镇医保体制是确定医疗、医保、医药三合一的改革思路,但是由于体制分割,协调不够,所以没有实现。2009年新农合作出很大成绩,但是城镇医疗这个问题还是比较大。卫生部缺乏有效的调度手段,城镇居民的医保经费是提高公益性、推动医改的重要抓手,这个经费充分利用了,不单是要考虑患者一方,也要考虑供方。如果医生表现得出色就要给予奖励,这个杠杆应该引导医院去干该干的事。但是目前城镇医保是由社保部门管理,由于社保部门不承担对医改的责任,对改革公立医院的运行机制、补偿机制、收费等方式缺乏绩效考核,所以有些政策中甚至对医改形成了障碍。2010年,我国城镇医保累计结余资金高达7674亿,这么大的结余,为什么不能用在提高公立医院公益性方面?当前大医院公益性没到位的情况下更重要。所以应该统一由卫生部门来承担,这个体制在国际上已经形成常规,70%的国家是由卫生部门管理。   新文化报特派北京记者王小野